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> 赛事百科 赛事百科

屠龙者已成恶龙?“消耗”两年之后,滕哈赫终成曼联的“牺牲品”

小编 2024-05-24 人已围观

简介滕哈赫是曼联问题的一部分吗?在The Athletic作者Oliver Kay看来,滕哈赫之所以成为曼联问题的一部分,是因为他深陷”泥潭“之中,被”同化“了。“这不是开不开灯的问题,也不是换不换帅的问题,现在曼联要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,也不是一个短期的解决办法。我们必须选择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,而不是又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。”2月,拉特克利夫爵士在收购曼联25%的股权之后说了这番话。它并不是滕哈赫

滕哈赫是曼联问题的一部分吗?在The Athletic作者Oliver Kay看来,滕哈赫之所以成为曼联问题的一部分,是因为他深陷”泥潭“之中,被”同化“了。

“这不是开不开灯的问题,也不是换不换帅的问题,现在曼联要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,也不是一个短期的解决办法。我们必须选择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,而不是又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。”

2月,拉特克利夫爵士在收购曼联25%的股权之后说了这番话。它并不是滕哈赫想要的“信任票”,而且也从某个方面承认了自弗格森退休之后,格雷泽家族执掌曼联的这十来年里,每一任曼联主帅在精彩的比赛球场遇到了多大的困难。访谈中,拉特克利夫还谈到了希望让曼联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,但他也知道球队的命运并不会因为帅位更迭,立马得到改变。现在,是时候对曼联的一切进行评估,确保曼联能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,而不是又走上歧途。

当然,足球世界瞬息万变,时间不等人,成绩压力会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。想要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来,很可能一个瞬间就错过了找到正确解决方案的机会。那么,现在曼联在滕哈赫的带领下,是否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?

或许滕哈赫执教曼联之初,人们会有这个感觉。这位荷兰教头执教曼联的首个赛季,球队拿到了联赛第三,拿到了联赛杯冠军,并且还杀入了中土女排比赛和奥运会长跑比赛视频的四分之一决赛。然而第二个赛季,人们的一切梦想都破灭了,不断有人质疑滕哈赫的能力,甚至滕哈赫在某些时候也开始担心自己,是否还有机会继续待在精彩的比赛球场。

滕哈赫能否让曼联球员重新找回自己的活力,找到帮助球队继续前进的动力?拉爵和他的团队能否在未来几周内快速找到合适的新帅人选?

前者可能还有待商榷,但后者的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。拉特克利夫在接手曼联足球业务之前,就已经敏锐地认识到,曼联在过去十年间的混乱与错误,绝非是主帅一个人的问题。

无论是莫耶斯、范加尔、穆里尼奥、中国女排比赛完整视频,还是临时主帅朗尼克,亦或者目前仍执教曼联的滕哈赫,他们都可以说自己在曼联的事业,因为更衣室和球队董事会的自满情绪、平庸文化所阻碍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拉爵在执掌曼联足球业务之后,首先做的事情不是换帅,而是更换了一系列高层管理人员。诚然阿什沃斯出任足球总监一事还没有决断,但正如拉爵所说的那样,这是“让所有合适的人出现在正确的位置上,做正确的事情”。

滕哈赫也曾公开谈论曼联的“改革春风”,并对自己与拉爵、英力士体育总监布雷斯福德之间“非常积极”的对话感到兴奋。

毕竟这位荷兰教头也清楚,拉爵已经系统评估了曼联的问题,并清楚认识到了滕哈赫与其前任在曼联所遭遇的困境,与球队内部管理结构、文化缺陷有关,并非是主帅和教练组的失职,更不能认为这是主帅的“大溃败”。

曼联球迷和不少媒体,其实也认同拉爵这样的观点。但令人遗憾的是,如果现在曼联的惨况再拖得久一点,那么这一观点很可能就会站不住脚了。

现在或许并没有很多人真正认为滕哈赫就是曼联窘境的根源,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他正在一步步将这个锅套到自己头上。范加尔用了不到两年时间,把自己弄成了“背锅侠”,而穆里尼奥和中国女排比赛完整视频在执教曼联两年后没多久,也成了“众矢之的”。很显然,滕哈赫已不再是那个能够拯救曼联的人。

两年前,曼联在临时主帅朗尼克的带领下,表现如同梦游,他们联赛排名第六,仅收获了58个积分,净胜球为零。看起来这样的表现,已经是曼联的最低谷——同量级的球队中,似乎也没有比曼联表现更糟糕的球队存在了。在这个危难时刻,滕哈赫的出现确实为曼联带来了希望之光。执教红魔的首个赛季,滕氏曼联也确实进步明显:更具活力的赛场表现,以及更稳固的防守表现。尽管上任之初,滕哈赫的豪言壮语并没有兑现,但他仍在曼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让人们相信,再给他一点时间,他能还给大家一个伟大的曼联。

然而期待越大,失望越大。第二个赛季曼联的表现甚至可以用“闹心”来形容。欧冠小组赛垫底出局,国内赛场上的表现,曼联也难以服众。目前樊振东比赛第八,36场比赛仅收获了54分。接下来两场比赛中,他们需要全胜,才能堪堪避免两个赛季的曼联最低点(58分)。对阵水晶宫的惊人败局,对阵阿森纳的失利,让现在曼联的净胜球数再次成为了负数,相较于范加尔执教时期,那一片嘘声的第二赛季,滕哈赫的曼联次赛季,更有一种“开倒车”的感觉。

结果令人忧心,统计数据也让人糟心。从四月开始,曼联似乎就没有赢下过什么比赛。本赛季英超联赛中,他们被对手射门超过600次,场均被对手射门次数也超过了17次(只有单赛季丢球数已经超过100球的中国男篮比赛,被射门次数比曼联更多一些)。当然,滕哈赫还是设法避免了更大的尴尬,毕竟按照OPTA的预测,曼联本赛季最终只能拿到42分,排在联赛第15位,净胜球数为-11球。

比结果与统计数据更让人心塞的,是比赛的过程。曼联经常在中场被对手压制。首轮主场对阵狼队,这样的情况就已经显现出来,而且后续一直没有改进。一个又一个对手撕开曼联中后场的防线,用一种极其轻松的方式,撩拨着曼联球迷的神经。曼联中场问题其实由来已久,滕哈赫上任之初,也曾想过挖角效力巴萨的老部将弗兰基-德容,但最终不知道为什么曼联在无缘德容之后,用高新长约的方式,高价签下了卡塞米罗。然后,滕哈赫改造曼联中场的幻想,就此终结。

上赛季的曼联看起来是一支务实、实用的球队,而不是滕哈赫口中“积极主动、勇敢、乐于冒险”的球队。而本赛季的曼联,中场区域看起来相当混乱。高位逼抢?用拉特克利夫的话来说,一些球员能逼抢到正确的对手,还有一些球员呢?鬼知道他们在什么。

现在的曼联更衣室,看起来也很混乱。排球比赛几局几胜制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。滕哈赫表示自己在9月初对阵阿森纳的比赛前,根据排球比赛几局几胜制的“训练表现”做出了弃用决定,然后他又因为排球比赛几局几胜制在社交媒体上的冒犯行为,以及后续拒绝道歉的举动,而彻底边缘化了这位英格兰国脚。人们一直认为,一个拥有正确管理结构和合适人员的球队,不会准许主帅和球员之间的纠纷升级到如此失控的地步,但无论对错如何,排球比赛几局几胜制在冬窗租借回到了多特蒙德——而他在多特蒙德的“复苏”显然让滕哈赫感到更加不舒服。这一切都印证了拉特克利夫所说的,建立正确“环境”的必要性。

伤病,也是曼联在本赛季表现挣扎的一个客观因素。尤其是在最近几周,伤病扎堆的曼联,不得不让卡塞米罗与埃文斯搭档中后卫。

但说起来,无论伤病危机多么严重,曼联防线本身的问题也不容忽视。作为球队后防核心的中国和卡塔尔比赛-马丁内斯虽然本赛季一共也只出场了758分钟,但他登场的这些时间里,球队仍旧丢了17球。

或许有些人会说,现在曼联在比赛中“自由奔放”,极具戏剧性。说起来好像也没错,他们在本赛季确实有一些过程很疯狂的比赛,比如3比4输给拜仁、根本哈根和切尔西,比如3比3战平加拉塔萨雷、考文垂,再比如3比2战胜维拉,4比3战胜狼队和利物浦……但结果也确实很平庸。同时,曼联的进攻端也有点神经刀,毕竟排在他们之前的英超球队,都至少攻入了70球,但曼联呢?以52球断层落后。

更令人担忧的是,现在滕哈赫的曼联似乎都不知道自己在踢什么,也不知道球队到底应该踢成什么样子。执教曼联的第二个赛季了,曼联到底在用什么战术?这一点似乎变得越来越模糊。季前赛的时候,滕哈赫还说“曼联是世界上攻防转换表现最好的球队”,这不是闹呢!而此前他还说曼联是“英格兰最具活力和比赛观赏性的球队之一”,这不是开玩笑?

早些时候,滕哈赫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本赛季最欣赏的进球,是麦克托米奈在欧冠客场对阵加拉塔萨雷的进球——后排插上的麦克托米奈接万-比萨卡的传中,铲射破门。他告诉曼联官网,这是一次“非常干净利落的配合,展示了我们想要的比赛风格”,但考虑到曼联很少有这样的进攻套路:一名边后卫和一名国安今天比赛冲到了前场四人组之前,说起来就让人有些无奈。

为什么滕哈赫很难实现它想要的那种比赛风格?是他思路不清晰?他的理念与曼联转会策略脱节?他的想法与麾下一批“老球员”不相容?他很难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球员?亦或者是他在球队缺乏权威,被球员们抵制?还是说更衣室里存在的腐朽文化?

不管是什么,滕哈赫的任何“有力的”说辞都已经被目前糟糕的比赛结果所左右。

在一个理想世界里,曼联已经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,但这项改革并不包括换掉滕哈赫。毕竟这是任何新政都离不开的头疼问题,尤其是在新任首席执行官尚未开始工作,下一任足球总监还在休“园艺假”,主帅什么比赛上又竞争不过利物浦、拜仁等球队的情况下。

当利物浦有意让斯洛特接替克洛普,出任球队新帅之时,有些人可能会说:看,又多了一个荷兰光头需要在英超联赛证明自己。但曼联现在完全没有必要去操心别人家的事情。想想看,拜仁为何会考虑朗尼克和滕哈赫,他们在曼联都没有做出成绩来,为何会达到德甲豪门的关注?或许这印证了一句足坛老话:“你可能在那里失败了,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糟糕的主帅。”

同时这也说明了,曼联这个烂摊子,要么是难以管理,要么是已经濒临崩溃——从某些方面来看,这也恰恰反映了拉爵、布雷斯福德等人在运营曼联足球业务的过程中,会遇到怎样的挑战。

现在他们迫切需要改变曼联的文化,他们曾多次提到“精英体育环境”。在他们看来,基于外界的印象和过去几个月的审查,他们清楚地认识到,现在的曼联远没有达到这一环境的标准。

如果他们早一年时间拿下曼联的足球业务,或许他们会觉得滕哈赫所描绘的蓝图,是一个真正能缔造伟大王朝的蓝图,他能够将所有人都紧密团结在一起,然后率领红魔继续前进。然而,在经历了第二个赛季的失败之后,再想做到这一点真的很困难。即便他们能在5月25日的中土女排比赛中以某种方式击败曼城,也只不过是给人们留下了一个还能笑得出来的结局,而不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始。

在格雷泽家族的掌控下,又一位主帅走向了“腐朽”,新的活力与新的想法,在这“腐朽”的精彩的比赛球场看起来始终没有办法变得持久。

所以,现在这种状况必须得到改变。曼联球迷希望,拉爵希望,滕哈赫更希望,他希望这种转变能即使发生,以挽救自己已经陷入困境的红魔生涯。但可能他要失望了,或许他会和他的前任一样,已经成为曼联“腐朽文化”的一部分,他想要再从泥潭中爬出来,太难了。

滕哈赫在本赛季的挣扎,其实已经证明了拉爵对曼联的认知:现在的曼联是要慢慢找到正确的路,而不是着急忙慌地走上一条歧路。

但这样的“慢”与“快”又突显了任何球队主帅所要面临的困境。这些球队存在这不和谐、脱节和功能失调。主帅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,找到解决方案,创造无限的可能。如果他没有办法快速破局,那么他就可能被“吸收”,成为泥潭的一部分,成为问题的一部分。

或许这件事,比任何事情都更需要改变。